一切为了学生的终身发展与幸福
用户名: 密码:
站内搜索:     返回ca88会员登录入口
学生习作:我的他


ca88会员登录入口      高一(16)班    耿天一

    再次见到他时是在病房里,我站着,他躺着,我戴着耳机听着音乐,他身上插满管子痛苦挣扎。我看着他已瘦骨嶙峋的身子和努力想要使自己清醒不再昏迷的眼睛,默默地摘下耳机,双手却不住颤动,从心里透出莫名的悲痛......

    那是我的外公,在我14岁之前基本对他没有什么很深刻的印象,唯一存在的也只有小时的零零点点,我对他的形象的刻写,都是用妈妈告诉我的一个一个小故事,渐渐的充盈起来。

    那时,我一岁,他六十三,我被送到他那个农村的家,我怕黑,睡不着觉,闹着要回家,他也不说话,就抱着我站在门口等妈妈,一晚上没有休息的他,似乎精神还好,只是鬓角又苍白了几根。

    那时,我十二岁,他七十四,他和外婆一起到咸阳和大家一起过年,那时,他大病初愈,身体仍是不佳,从那座村庄到我家,长途的颠簸他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。

    那时,我十四,母亲怀了妹妹,他们从老家大包小包的赶过来,土鸡蛋、菜、营养补品样样齐全,送他们到车站的我的姨说,那全都是他在提。母亲生的那天,是个凌晨,在父亲送母亲去医院之后,他用他那笨拙的手,为母亲做着黑糖,但我却因为吵醒我而讨厌他。

    我开始讨厌他,讨厌和他说话要大声,讨厌他可以坐我家车而我只能坐公交,讨厌他和外婆说话时的大声,我变得讨厌他了。

    在妹妹四个月时,他们决定回老家去,他们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。当我回到家里,他们已经离开,而他悄悄地在我的桌子上放的500块,正是一小束火苗在灼烧着我坚冰般的内心。

    他再次病例时是在我中考前一天,那大概是一个打击吧,我想到过去,突然觉得很对不起他,我在偷偷哭泣。泪水流着流着就停不了了。

    再次看到他时,他在病床上,他的两个孩子都在,平时很开朗的外婆也在哭泣。看着看着,我的心潸然泪下,不能自己。这一分泣涕泪,三片孝子心。

    偶然听母亲说起外公,他年轻时家里很穷,他就为别人搬砖,以前的农村搬的砖要放到洞窑里烧制,在一次搬砖时,他不小心掉了下去,从此,耳朵便变得不灵性了,所以对他说话要大声,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幼稚,为我因声音稍大而讨厌他而内疚,而有所愧,而默默泣泪。

    哭够了,站起来跺跺,去迎接新生活,病床上的他,此时也应该看见这初升的朝阳,等他走出病房,我会像个小女孩一样扑到他怀里,虽然本来也不是多成熟,我会撒娇的叫他姥爷,他应该会习惯的把那只粗笨的大手,按在我头上,我也许不会说什么,但眼泪留下的时刻,正应会有一束阳光打在我的身上吧!噢不,是“大家”身上。

校区地址: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东风路34号   邮编:712000   总值班室电话:029-38103195   
邮箱:shanxixyzx@126.com    备案:陕ICP备17002181号  公安机关备案号:61040402000105
版权所有:ca88会员登录入口 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